新移民故事(6)精英学霸在美进阶行业巨擘

*主人公背景

黄先生生于北京,清华大学本硕毕业后,获全额奖学金于1986年赴美继续深造,而后开始了长达三十多年的美国生活

*访谈时间  

2018年7月16日

*来美时间

1986年,至今已超过30年

毫不夸张地说,黄先生是所有受邀采访嘉宾中最爽快的一个,在向他发出邀请后,他立刻表示同意,前后总共一分钟的时间,这大大出乎我意料。我能理解其他受访人对于个人隐私的维护而产生的顾虑,但是像黄先生这样欣然应允、没有丝毫犹疑的的确是头一次。想着之前在活动上与黄先生的父母也有过短暂的接触,便邀请二老一同前来,与他们谈谈作为新移民的感受。约谈当日,黄先生比预定的时间提前了二十分钟到达,跟他攀谈几句就会发现,岁月沉淀下来的,不仅仅是年龄,还有丰富的阅历和智慧。

黄先生挥毫泼墨

赴美契机

我与黄先生初识于微信,仅有一面之缘,但我三不五时就能在朋友圈看到他分享的书法作品,便误以为他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文人墨客,闲聊几句才知道,他是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清华的理科高材生,因为成绩优异获得全额奖学金来到美国读书。那个年代,能考上清华这样高等学府的人本就是凤毛麟角,而在一群高智商精英学霸中获得全奖留学机会的更是寥寥无几,黄先生现在谈起当年读书时的成就轻描淡写,但是他让我更加深刻了解,所有的努力都不是一蹴而就,他现在可以悠然自得过自己想要的生活都得益于青年时期的努力。在人才辈出的顶尖学府中能脱颖而出并一路成为行业的领军人,黄先生的过人之处可见一斑,我便更加珍惜与他访谈的这短短一小时,虽不能复制成功,但也想挖掘更多来鞭策自己,不断提升。

在美奋斗

与黄先生一同赴美的学子可谓是卧虎藏龙,而黄先生凭借自己过人的实力顺利在硅谷谋求了一份体面的工作,经过数年的打拼和磨砺,对整个产业链的运营了然于胸之时,黄先生在2000年左右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以高精尖技术为核心的公司在短短两年内就上市纳斯达克。黄先生事业上的成就再次让我意外,这与我脑海中先入为主的“文人”形象大相径庭,而所有的这一切他都是几句带过,很是谦虚;更令我钦佩的是他慧眼如炬,在我看来,他不仅仅一个行业的从业者,更是领导者,扎实的专业技能和独到的远见,造就了黄先生在事业上的成功。而后公司飞速发展,黄先生激流勇退。现在的他,花大把的时间陪伴家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留少许精力用在工作上。我敬佩黄先生的心态,曾经“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辉煌已如过眼云烟,而今享受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惬意。

(黄先生书法作品)

新老移民特征

以黄先生为代表的一批老移民,相较于现在的新移民有极大的不同,与黄先生一同移民而来的,大多是那个时代的精英,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专业知识,是各行业里的佼佼者;同时,他们身上也打下了时代所赋予的性格烙印:认真、执着和纯粹,亦有着极高的个人修养。伴随着资本的不断积累,现在的新移民大多是传统意义上的“有钱人”,然而丰富的物质基础却不能弥补文化差异带来的碰撞,语言的障碍及文化知识的缺失导致了许多新移民在融入当地生活过程中的“坎坷”,亦造成了与当地白人及老移民的隔阂。黄先生认为,越来越多的移民涌入美国,新移民应当从意识上认识到自身的问题,不断学习,谋求和谐;同时,黄先生对长智社区的初衷表示认可,作为一位老移民和两位新移民的家人,黄先生鼓励更多的新移民积极参与到长智社区的各项活动,他还不忘给长智社区的发展也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这点着实让我感动,在他身上,让我看到了“达则兼济天下”的豁达和慷慨,纵然是萍水相逢,他也愿凭一己之力来帮助周遭的人。

耄耋老人来美颐养天年

黄先生的父母已年过八旬,但精神矍铄,而且和蔼可亲,二位老人也是毕业于清北名校,退休前任职于中科院,近两年才逐渐到美国与黄先生一同生活,祖孙三代,共享天伦之乐。但他们坦言更喜欢国内,对国内环境更熟悉,邻居多,生活热闹,最主要的是没有任何语言障碍。现在他们最大的消遣娱乐就是在家看看电视、外出买菜、每月参加松柏会的活动、偶尔跟家人一同旅游,精神生活虽略显空虚,但也可以享受难得的清静。

生活现状

黄先生之前一直在湾区生活,因为儿子读书原因,便搬来尔湾,“陪读”这一身份让我再次诧异。孟母三迁传为一段佳话,而今“陪读妈妈”也屡见不鲜,但是像黄先生这样的慈父却为数不多。他坦言,现在处在半工作的状态,平时修身养性,读书、写字,拿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他谈及过往,说到自己在事业上升期常带着儿子到处奔波,那个时候是孩子一直陪在他身边,现在,他愿意做陪孩子成长的那个人,让人颇为动容。最美好的亲子关系,大概就是像黄先生父子这样:互相陪伴,一同成长。

(黄先生参加书法活动)

 

编后记

黄先生非常健谈,跟黄先生和其父母聊了约莫一个小时,整理思绪准备提笔写文章时,发现竟无从下笔,仅凭我文字的力量,真的不足以将黄先生立体的人物性格、学术及事业上的成就刻画出来:上从国家时政,下到茶米油盐他都知晓,并且能针砭时弊、指出问题的关键,本着理科生“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一贯思维,黄先生总会提供长远且有启发性的解决方法,让人受益匪浅,于我而言,黄先生亦师亦友,虽不能望其项背,但也期许不断进步。